沫汝

大爱二次元~本命男神临也大大对你的爱直到地狱也不会结束~我的爱不会输给任何人~在下腐女一枚请多指教~呜喵♡

【综漫】那曾经我们在一起的过往

第四章 甜品店杀人事件
这时月鸣正在立海大门口
“你来了,月鸣。”幸村
“哟,幸村好久不见。”月鸣
“不过话说回来怎么没看见真田啊!”月鸣
“以前你们不都是形影不离的吗?”月鸣
“真田今天家里有事所以没来。”幸村
“哦,怪不得我说球场今天怎么莫名的冲动!原来是魔鬼副队长不在啊!”月鸣
“难道叫我来是因为这个原因。”月鸣
“这也是原因之一,再过不久就是东京大赛所以我想请你来帮我们训练。”幸村
“哦,全国二连霸的立海大也会为东京大赛做准备,真是吃惊。”月鸣
幸村笑了笑
“啊,前辈!”赤也惊讶地说道
“原来今天我们的教练是月鸣啊!”文太
“不然你们以为呢?”月鸣
“要不是看在幸村的面子上我才不会浪费我宝贵的休息日来给你们训练呢!感谢我吧。”月鸣
“那就谢谢了。”幸村
“走吧,为了今天的训练我可是专门为你们准备了训练场。”月鸣
这时车上
“对了再过几天我打算让月鸣当我们合宿的教练。”幸村
“真的!”大家高兴德说道
“真田也会来。”幸村
“哦…是吗。”众人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怎么觉得气氛瞬间降到了零点,真田的威力真大!”月鸣
“月鸣要不你来当我们立海大的教练吧!”幸村
“这还是算了吧,东京与神奈川那么远我可不想被累死!”月鸣
然后大家便进行训练
“吶,月鸣我饿了我想吃甜品。”文太
“嗯,好吧。反正也训练这么久了休息一下吧!”月鸣想了一下说道
“耶,太好了!”众人欢呼道
“对了,我想起这附近好像有一家甜品店我们去那吧!”
月鸣
甜品店内
“武,这边。”泷望着门口伫立的少年,起身招了招手
少年朝着泷的方向走去
“哈哈,泷还是这么爱吃甜品啊!”武看着泷桌子上各种各样的甜品“不过吃得完吗?”
“没办法,只有甜品才会让我感到安心,再说有你在我不觉得自己吃不完。”泷
“哈哈,也对。”武
“武,这次的假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休?”泷看着武,一边吃着甜品一边问道
“是从今天到下个月的10号。”武
“是吗?武等一下是回并盛吗?一起吧。”泷
“是啊,好久没回去看老爸了。”武摸了摸后脑勺怀念着说
“山本叔叔?真怀念他做的寿司啊——”泷
“说起来,每次泷去吃寿司时都会有点不顾形象。”武打趣道泷
“喂!黑历史不要提啊!”泷连忙打断山本武,脸上带着一抹红晕
这时月鸣和立海大众人来到甜品店内
这时服务员看到我们走过来询问道“那个,有什么需要吗?”
“那么,我要草莓蛋糕、巧克力蛋糕、香**糕、蜂蜜薄饼各一份,蓝莓巧克力双层蛋糕三份……”文太滔滔不绝地说道
“那个……这个……”服务员顿时陷入了窘境
“丸井前辈,你再这样吃下去小心连球拍都拿不起来!”赤也吐槽道
“好烦啊!才不会呢!”文太反驳道
“那个,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来帮你吧~”月鸣看着困惑服务员好心地说道
“真的非常抱歉!”服务员抱歉地说道
“那个,赤也你们要点什么?”月鸣写完文太点的甜品询问道
“我要冰淇淋蛋糕和牛奶!”赤也
“薄荷蛋糕和红茶”幸村
“puri~巧克力巴菲~”仁王
“香果蛋糕和咖啡”柳比生
“芒果蛋糕”莲二
“草莓巴菲”桑原
“给~”月鸣写完后把订单交给服务员
“不过话说回来,文太你这样吃下去真的会胖的哟~”月鸣
“诶!连月鸣都这么说~”文太伤心地说道
“但是真的好羡慕月鸣你啊~为什么月鸣你吃那么多甜品不会胖呢?”文太抱怨道
“呵,这是体质的不同啦~”月鸣自豪地说道
“但是不要太伤心啦只要文太你好好控制一下也不会变胖啦~”月鸣安慰道
“啊嘞?……那家伙跑哪去了?”月鸣
“刚才还在这里啊?”幸村
“那家伙……”月鸣忍住愤怒说着紧握着拳头
这时泷这边
泷正和武谈地高兴时桌子旁边突然冒出一个头一双星星眼的眼睛直盯着桌子上的蛋糕询问道“那个,这个我可以吃吗?”
“……”泷看着突然冒出的人头没反应过来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文太伸出爪子打算对蛋糕出手
“这位同学请问你是?”泷看着
“我叫丸井文太,请多指教~”
“嗯”泷看着眼前的丸井文太有点不知该怎么说了.但是山本武倒是一脸愉快的介绍着自己“我是山本武,他是伊藤泷”
“哦~请多指教”文太
就在这时文太的领子突然被人给拎住
“你这个家伙……稍微不注意一下你就跑到别的地方去,快点给我回去!”月鸣
“啊~月鸣,但是这边的蛋糕很好吃哟~”文太边吃蛋糕边说道
“你这个人啊……”月鸣无语地说道
“天宫?”泷看着天宫月鸣
“泷?真巧啊~”月鸣
嗯”泷看着天宫月鸣没再说什么
“那么,我们就不打扰了~”月鸣微笑着说道
“好了,文太快点给我回去!”月鸣
“诶~不要啦!”文太失望地说道
“你要是想训练加倍的话我也是不介意的哦~”月鸣忍住愤怒微笑着腹黑地说道
听了月鸣的话文太顿时觉得毛骨悚然
泷望着远去的月鸣转过头看着三本武说道“那边不忙吗”
“泷你不知道吗”山本武
“你觉得已经跟意大利断绝联系的我会知道那里发生的什么事吗”泷
“我们的假期是从后天算,一共有三个月的假期,但你……”山本武看着一听到假期时就一脸的兴奋有点不知该说什么
“我,怎么了……”看着山本武犹豫不决的样子心中立马有种不安的感觉“你们该不会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是吧!”
“……”山本武愣了秒说道“不,其实这次的假期可能不会再有了吧”
“什么嘛,我以为你们有把财务整出一个赤字出来这种事我早就能想到。再说了你好久看见是真正的修过一次完整的假”
“哈哈”山本武尴尬的挠着头笑着,他才不会告诉泷,这个月的财务有点超出我们的预料
诶,那不是腹黑女吗?怎么这么倒霉,遇到瘟神。”新作一脸郁闷。
“啊嘞,今天还真是巧啊~连新作你也在这~”月鸣向柯南他们走过来说道
“这不是巧,是你们这些瘟神阴魂不散”新作说道
瘟神的话你身边那个不就是吗?”月鸣
“你”新作说道
“什么?”月鸣一脸笑容
新作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翻了一个白眼,就不在理她了
这时步美探出头发现什么说道“啊,是哪天来接柯南的那个漂亮的姐姐!说起来大姐姐你和柯南是什么关系呢?你和新作哥哥认识吗?”
“啊,你是加步美吧,我是柯南的表姐哦~新作和我是同班同学。”月鸣细心地解说道
“诶,是这样啊?我还以为小兰姐姐才是柯南的姐姐呢。”步美
怎么可能,小兰那么美丽,那么暴力,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弟弟呢?”新作说道
月鸣做出一个无奈的动作
转头一看突然头上爆满了#字身后充满了黑色气场说道“文太,你这个家伙稍微不注意你又这样……”
只看见文太在别人的桌子上吃蛋糕
这时文太直冒冷汗害怕地说道“部长救命~”
随后文太的脑上出现了一个包
“嘛嘛,月鸣你不要太生气了~”幸村劝说道
“真是的~看着幸村的面子上这次先饶了你,下次可不是这样了哦~文——太——君~”月鸣一脸微笑地说道
可是在文太看来很可怕
“是……”文太
“哇,原来还有一个更暴力的人的技能被隐藏了,这要是学校的男人知道了,是不是要哭死,真可怜”新作假装同情起来。
“哦呀,这位是月鸣的朋友吗?”幸村问道
“朋友?真是的幸村你真会开玩笑,我怎么有这种脑子少跟筋的朋友呢?”月鸣笑着说道
“哼,你长得还算帅,怎么这么没眼光,她.就她.怎么可能会有我怎么聪明帅气的朋友。她这么没脑子,有你这样没IQ的朋友,应该很正常。离她远点,你会聪明很多。”新作一脸嫌弃的说。
“哦,是这样吗?但是月鸣可是国际智能IQ大赛的三连霸的冠军哦,而且前年还带领我们立海大获得全国大赛的冠军哦~”幸村说道
“月鸣没告诉你们吗?”幸村
“作弊.作弊不就行了吗”新作一脸无语的说
诶,但是那是现场作答哦。而且入场的每个人都会接受全身检查连观众也是,连餐巾纸都不可以带进去哦,还有那种问答好像是从小学到大学的问题好像是这样的哟~”幸村
“新作君,你没看过吗?那可是全世界直播哦~”幸村
“你是她男朋友吗,这么帮她说话,就这么见不得她受伤。咳,要是学校的花痴知道了他们的女神有人了,会不会伤心欲绝。”新作白了一眼说
“诶~如果月鸣真的是我的女朋友的话那就好了呢~”幸村
“幸村,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月鸣幽怨地看着幸村说道
“而且那种比赛都是我小学的时候去的,无聊。我大部分都不记得了~那么无聊的问题亏他们出得出来~”月鸣
“那个客人你没事吧?”服务员看见一位男子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担心地询问道
服务员推了推男子突然男子一下子倒了下来
随后服务员便大声尖叫起来
嗯?”正在谈事的泷听到店里的动静立马结束与山本武的对话“这次的事情就到这里吧,等下我会去找云雀的”
新作和柯南听到了尖叫,立即跑到了服务员面前询问状况,让她敢快报警
“我去,不是吧?吃个甜点都能碰到案件,我看你们真是货真价实的‘瘟神’!”月鸣感叹道
随后新作和柯南这一大一小迅速的展开调查,柯南开始查看尸体,新作开始询问客人。
“命案?我以为这里比西西里要安全多了”泷看着忙成一团的人
听见月鸣的话,新作生气的说“都什么时候了,还有时间闲聊,不知道死者为大吗?”
“是是,侦探大人~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吧?”月鸣说道
先让他们安静下来,不要他们破坏现场”新作说
“是,知道了~”于是月鸣便去让群众安静下来
“他是中毒死的,看面色才死了不到7分钟,凶手应该没有离开。”新作说道
我们走吧呆着这里会很麻烦的武”泷
看着脸色有点凝重的山本武
“嗯”武
“他是中毒死的,看面色才死了不到7分钟,凶手应该没有离开。”柯南心里默念到。
就在这时外面出现了许多警车把出口给拦住了
看着门口有着警察时,泷小声的对着武说“看来是出不去了”
看着尸体新作的面色开始不好起来,心里说“该死,怎么会是他,今天真晦气。”
“暮目警官好,高木警官好。”柯南说。
诶,是柯南啊,你怎么在这里啊”幕目警官说。高木此时正在听其他警官的报告。
“柯南你们认识!”新作一脸假装惊讶的说。幕目警官和高木警官一脸茫然看着新作。
柯南用他稚嫩的声音说“小五郎叔叔破案的时候我们经常见,今天我是跟新作哥哥他们一起来的。”他话还没说完,新作便说“这么说他们也认识小兰,我是他表姐的同学,也是小兰同学,我叫旗木新作,是个天才。”新作一脸兴奋的说
“抱歉呐,幸村把你们也牵扯进来了~都怪这两个‘瘟神’!”月鸣说道
“没事,而且很好玩的样子~”幸村
“哦,是吗……”月鸣无奈地说道
“嗯,看来你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瘟神”新作对月鸣说。“那个...你们真的是一起来的,可这里的工作人员说那个旗木先生比你们后到”高木警官有点尴尬的说。高木警官说“旗木先生”的时候,警惕的看了新作品眼。
“嗯,看来你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瘟神”新作对月鸣说。“那个...你们真的是一起来的,可这里的工作人员说那个旗木先生比你们后到”高木警官有点尴尬的说。高木警官说“旗木先生”的时候,警惕的看了新作一眼。
“我们是先到这里,然后遇见新作哥哥的,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嘛?”柯南说。
“不,是我们先来到哟~警官桑”
“这一点泷可以作证哟~是吧?泷君~”月鸣说道
柯南心想“难道这件事跟新作有关,虽然和他认识不久,但是不像是这样的人”
这时月鸣把手搭在柯南的肩膀上小声地在柯南耳边说道“你在担心吗?侦探君~”月鸣笑着说着看向柯南眼神中透露出什么
柯南和月鸣对视了一秒
随后月鸣便把手移开了
“但是啊~高木警官先到和后到有什么区别吗?而且在怀疑人之前应该先了解现场吧~”月鸣说道
“这还真是抱歉!那么我们先了解现场吧。”高木警官说道
“死者名叫柴田佑一二十八岁是业羽公司的职员,根据检视人员的检查死者是中毒而死死亡时间还不到七分钟但是桌子上的甜品里并没有检验出毒物。那个服务员小姐你知道这位先生是什么时候来的吗?在这期间和哪些人接触过吗?”高木警官询问道
“这个,这位先应该是一个小时前来到这里的我记得他好像是和别人约好在这里见面样子,好像是三个人…没多久前还在的啊……”服务员说道
“真是的,好吵啊!出什么事了?”这时一位女子走过来说道
当女子看到死者时惊慌地瘫坐在地上说道“……佑……一……到底发生什么了?为什么?只是稍微走开而已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那个,请问你和死者是什么关系?”高木警官
“失礼了,我是佑一的女朋友岛野优子。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优子
“那个,岛野小姐听这里的服务员说除了你好像还有两个人的样子?”高木警官
“是,是这样的。他们刚才……”优子还没说完门口就传来一阵喧闹声
“发什么事了?喂!让我们进去啦!”一位男子说道
旁边站着一位女子
这时优子看到两人激动地说道“娜娜!牧!”
两人看到优子异口同声地说道“优子!”
“优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娜娜询问道
“这个……佑一他……”优子艰难地说道
“佑一他怎么了吗?”娜娜疑惑地说着偏过头便看见倒在地上的佑一
随后双腿有点站不住的样子惊恐的说道“怎么会?佑一他……”
这时站在身旁的牧扶住了快要站不住的娜娜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惊讶地说道“这……究竟是……”
“那个非常抱歉在这种时候打扰你们,我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警长暮目警官。”暮目警官
“同样搜查一课的高木警官。”高木警官
“你们两位也是和死者相关者吗?”暮目警官
“是,我是佑一的同事青木娜娜。今天明明是给佑一庆祝生日的没想到竟然……”娜娜捂住脸痛彻的说道
“我是佑一大学时的好友村野牧,今天是他约我出来为他庆祝生日的。”牧
“那个能把详细的情况告诉我们吗?”暮目警官
“是,今天本来是佑一君的生日所以佑一便邀请我们出来为他庆祝生日,可是由于某些原因我们在一起去甜品店的路上各自分开了所以佑一便独自前往甜品店等我们。”娜娜
“你们不是一起来的吗?”高木警官
“不是的。”娜娜
“那个你们几位在死者死亡前分别在哪里?”高木警官
“你什么意思?你在怀疑我们吗?”牧
“不,我只是例行公事而已。”高木警官
“冷静一下,牧。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发生了这种事……”娜娜
“可恶!”牧
“警官先生,那个时候我和牧正在距离这里差不多一千米的饮料店排队买柠檬香草茶。”娜娜
“柠檬香草茶?”暮目警官和高木警官疑惑地问道
“是指这个吧~”月鸣指着桌子上还剩下不多的杯子和旁边被吃剩下的柠檬皮
“没错,就是这个。佑一君每次吃甜品都要配这种茶喝,所以我和牧便在去甜品店之前提前去买而且这种茶很难才能买到。”娜娜
“既然你说你们是提前去买的,那你们刚才从门外进来是怎么回事?”暮目警官询问道
“这是因为这位服务员小姐不小心打倒了我们之前买的茶所以我和牧只好重新去买。”娜娜
“是这样啊,那你呢?优子小姐。”暮目警官说道
“啊?我一直在洗手间啊!”优子
“洗手间?”高木警官
“这是因为……那个家伙把巧克力弄到我的裙子上了,所以我在洗手间清洗。”优子不爽地瞥了一眼高木警官解释地然后凶狠狠地瞪着那个服务员小姐
“真的非常抱歉!”服务员
“好可怕的女人……”柯南暗暗自道
“如果不信的话你们可以看啊!”说着优子把裙子上的污渍摊开给高木警官他们看
“真的!上面还留有水渍。”高木警官说道
“现在他们的不在场证明都成立,接下来该怎么办?”高木警官
“总之先让现在在场的所有人接受搜索,到现在为止在甜品店内包括下水道周边的垃圾桶内都没有发现被害人吞食的毒物根据被害人的死亡时间来看犯人应该还在甜品店内。”暮目警官
“是”高木警官
20分钟后
搜索结束后嫌疑人总共有四个人
“岛野优子小姐的项链上、青木娜娜小姐的袖口上,村野牧先生的衬衫上和伊藤泷先生的手臂上都沾有被害人所吞食的毒物,而且根据检视人员的报告桌子上的被吃剩下的柠檬皮上也沾有毒物。”高木警官
“泷?”月鸣疑惑看着泷
“老土龙,在不反驳真的要被死女人坑了!”新作像看戏一般的看着泷。
“我反驳什么呢?事实就这么的摆在眼前我很无奈”泷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
“那个伊藤君你跟死者有过接触吗?”高木警官
“死者?谁呀”泷
“是那位。”高木警官指着倒在地上的佑一先生说道
泷走上前看了一眼死者说道“接触应该有吧”
“哦?请详细地说一下。”目暮警官说道
泷看着死者说道“不久之前我好像不小心撞了他一下”
“撞到了?但是死者的身上并没有检验到毒物?”高木警官疑惑地说道
听到高木警官的话泷耸了耸肩说道“那我就不知道”
“那你手臂撞了他那个部位?”新作无语的说,“就不能详细点。”
“手肘那里”泷说道
“恩。”新作若有所思的说。“优子小姐你的项链今天有人拿过吗,死者拿过没有,你看见今天死者有跟你,娜娜小姐和牧先生有什么接触?”柯南用月鸣的声音说。
“我的项链前几天有点坏了,今天刚好掉了是佑一捡到给我的。佑一和其他人有什么接触?这我哪知道,我们今天是初次见面。”优子
“恩,那他今天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你知道他的随身物品有什么吗?死者和他们二人有什么接触你知道吗?”新作说。
“不知道。”优子
“喂,你是谁啊!有什么权利怀疑我们!”牧
“是侦探!那你们能形容一下你们今天第一次见死者的妆容吗?高木警官我希望他们能分开回答,所以能让你把牧先生带到其他地方吗?娜娜小姐就让我问,置于优子小姐就由腹黑女了,泷你也回答一下,就麻烦幕目警官了”新作冷静的说。
“什么腹黑女啊?懂不懂尊敬lady?”月鸣说道
“比你懂”新作高傲的说。
“算了算了,不跟你计较了。”月鸣
不一会大家都问完了,也互相交流了,但是结果都一样。死者的穿着他们都说的一样,和现场的穿着也一样――里面穿着衬衫外面套着外套,穿着牛仔裤
“哦,对了今天佑一他明明第一个到,但是他却说他是第三个到。”优子“哦,对了今天佑一他明明第一个到,但是他却说他是第三个到。”优子突然想起来说道。“那谁是最后一个到”新作说。“是我”娜娜举起手来说。“除了这个,先到的死者和后到的死者有什么区别吗?”柯南假装疑惑的说。“小孩子别多嘴”牧生气的说 。“真的很抱歉~”月鸣说道。“没什么,柯南这孩子每次都能帮我们找到关键问题。高木警官说。”“恩,柯南说的有道理,快回答”幕目警官说。这时月鸣看了一下时间小声地说道“怎么样都好快点结束吧!在不快点会很麻烦的……”“我知道,可是没有证据,我会快点的。”柯南小声的说。心里却吐槽“这女人!”
“先遇见的佑一都不怎么说话,问他干什么,他也草草的回答。急急忙忙的跑了。之后再问他的时候,他却不记得了。”牧说。“那他往那里跑了”高木警官说。“厕所的方向。”牧说。听了牧的话,新作若有所思的对高木警官说了几句话,高木警官就离开了。柯南看到这也没说什么,反而嘴角微微上扬。“怎么?问完了吧,快放我们走。警察自己无能找不到凶手,来把我们赖着,信不信我举报你们。”牧生气的说。
“走,当然可以,但是不是现在,如果你要举报,我也不拦你,但是你如果影响我们抓罪犯的话……”新作犀利的说。牧显然被吓到了,之后就没有再说要走的话了。
就在这时,高木警官说“找到了!”“好了,犯人抓到了。就是你!”新作犀利地指着娜娜说。
“我根本没有时间,我有不在场证据,你凭什么说是我杀了他,你最好那出证据,否则后果自负。”娜娜说。
“这里就有你的证据”高木警官说。
“什么!”娜娜开始颤抖的说“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怀疑到我?”
“怎么不可能?要怪就怪你自己。你本来就是利用这个机会杀了他,置于什么原因只有你自己知道。本来你的杀人手法很好,但是你忽略了死者自己的身上没有毒,而之前优子小姐的项链却是有毒的。这明明是有矛盾的,不仅仅这点矛盾,你相信男人对女朋友会这么冷淡,突然性格大变,这只能说明他们不是同一个人。你自己以为天衣无缝,可是你忽略了这里的工作人员,他们看见你(假装死者的时候)是从厕所离开的”新作说。
“终于完了,今天可真是灾难……”月鸣说道
“可不是嘛”泷坐在椅子上咬着吸管说道“预订的计划全乱了”
“还不是因为你们这些瘟神,”新作无语的说,“心情都不好了。”
“到底谁才是瘟神啊?”月鸣一脸嫌弃地说道
“这不是废话吗,你啊”新作嫌弃的说。
“算了,我也不想跟你辩解,浪费口舌!”月鸣说道
“什么辩解,明明就是理亏.”新作骄傲的说。
“啊……完蛋了!”月鸣脸色突然一黑说道
“那么幸村今天就这样了,再见~”月鸣急匆匆地说道打算往门口走
这时月鸣突然想起什么来到柯南身边把一张纸塞到柯南手中在柯南耳边说道“按照纸上做”
“那么我还有事先走了~”随后月鸣便急匆匆地走了
“那么我们也走吧,武。”泷说着也离开了
“哼,我去找小兰玩 都不理我,就走了。”新作生气的说。
“这是什么呢?嘛回去再说吧。”柯南说道
这个案子便告一段落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