沫汝

吾乃沫汝~乃是死神哦~不听话的孩子要跟我一起来地狱玩吗~【邪笑】大爱二次元~在下腐女一枚请多指教~呜喵♡

【相遇的存在】

第八章 母亲的祭日
最近公爵手底下的人近都知道,公爵心情不好。
倒不是公爵发了脾气,而是最近公爵的笑和平时的不一样,比起往日里的笑容,近日来的公爵脸上更像是挂着一层肉皮,皮笑肉不笑的典型,吓得下属们都以为自己最近工作有失误会被开除。
大家都在猜测着首领的心情为何急转直下变得越发不好起来,到了最后还是一个高管说出了原委:“夫人的祭日快到了。”
怪不得。
窗外下着朦胧地大雨,这次的雨已经下了有好几天了,向来喜欢阳光的封韵讨厌这样的天气。而这样的天气会让她想起那天,她记得那天也是这样的天气。寒冷,刺骨的寒冷。
最近封韵的永恒遇到了点麻烦,因为一些事情,有许多客户已经开始动摇下一年的投资意愿,如果处理不好预期将会首次出现亏损——一向业绩只涨不跌永恒的账面就会出现了红色。封韵让奥莱和安她们去查这些事,好给客户一个满意的答案。
封韵有些烦闷起来,总觉得人在异国,有很多事都不能亲力亲为。但她又不能打着公爵的旗号去办事这真是糟糕透了啊。
封韵和安她们视频聊天后关掉视频,在看到电脑所显示的日期时,微微上扬的嘴角扯平了。
拿起电话,封韵踌躇了一下,却想不到手机自己响了起来。
来电显,公爵。
“亚瑟,你似乎已经休假了。”封韵歪着脑袋走到阳台,一手支撑着栏杆看外面的景色。
公爵那边沉默了几秒,似乎思考着什么。封韵猜测公爵是不会忍不住想插手永恒的事情又不好意思说——那毕竟是封涵曦的心血。
不过,公爵显然没有那样的意思。公爵只是问:“快到日子了,我的小公主,你……什么时候回来?”
公爵的语调依旧如平时那样慵懒,但是封韵眉头一皱,敏锐地感受到父亲平淡的语气中那一点不可觉察的失控。
的确,日子快到了。
封涵曦的祭日。
“这个周末。”封韵脑子都没过,张口就答。
“哦?你很有空?”公爵似乎躺在床上翻了个身,越发像是没睡醒一般:“我还以为永恒的事情闹得挺大,你现在火烧眉毛只能匆忙赶回来。”
“……”封韵顿了一下:“看来我应该要让大哥来劝你,亚瑟。”
“小姑娘真是不近人情。”公爵轻笑一声:“我一人在家里闲得没事儿做,只不过……稍微喝了那么一点,而已。”
“你是把高度酒当水喝吧。”封韵语气出乎意料地恨:“再多喝点,我觉得你就会是永垂不朽了亚瑟王!”
接着是一片沉默。
公爵最后长长叹息一声,他说:“韵,不要哭。”
远在日本的封韵,那时正跪坐在地板上,垂着头,一只手捂着脸。
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公爵酗酒了。
最后一次好像在封涵曦下葬之后,晚上打雷,封韵觉得害怕,从楼上爬出来,正好看到公爵一个人在昏暗的蜡烛下,燃着壁炉,杯子里盛着血液一般鲜红的液体,面无表情地像是渴死了一般一杯一杯往下灌。谁劝也不听。
封韵心中的难受痛苦在那一瞬间就喷涌而出,二话不说拿了个杯子跟公爵一起。
一直说“未成年人禁酒”的公爵不知道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居然和封韵一起喝了起来。要不是封韵的大哥封夜有点担心封韵去封韵房间结果发现她不在了,去客厅找她,看见封韵在和亚瑟拼酒,于是一把抱起封韵,看着面无表情如同行尸般的亚瑟,封夜第一次骂了亚瑟,也是第一次流泪。骂完亚瑟后封泽抱着封韵去他房间睡。留下亚瑟一人在客厅中。从次后亚瑟都很少喝酒了。
封韵现在只是默默的回想和封涵曦的点点滴滴。
从一开始的两人在花园里打打闹闹,到最后封涵曦躺在床上,封韵坐在床边,封韵常常看不清封涵曦那时候的眼神。
模糊的,清晰的
不舍的,留恋的
当死亡来临时,封韵站在封涵曦的病床前,看着她一点点地合上双眼,胸前的起伏消失。
那时,封韵,封泽,封夜没有哭。
公爵也没有。
四人都知道,哭泣没有用处。
因为她们的母亲,他的妻子已经走了。
不知不觉封韵在地上坐了很久,心脏有种钝痛,细细密密地遍布在身体里的每个角落。直到云爵来敲封韵的房门,封韵才回过神来去开门。
云爵看着明显神情恍惚的封韵担心的说道“韵,你没事吧”
“没事”封韵摇了摇头看着云爵说道“云爵,你有空听我说一些事吗?”
“什么事”云爵
“小时候的无聊搞笑的事。”封韵侧过身让云爵进来。
两人愉快的交流着,封韵说着小时候和公爵,封涵曦以及自己的哥哥们游玩欧洲的经历,封韵的叙述很平淡,封韵的声音却很温和。但在次谈到英国时,封韵沉默着。因为那时的封涵曦倒下了。
封韵直不想回想起那段时间,陪在封涵曦的身边,看着她渐渐衰弱下去,直到她的离去。
封韵想哭,但她一直强忍着。因为公爵曾告诉她,不能在外面哭,因为别人会抓住你的弱点。
云爵看着封韵的表情,封韵强忍着泪水流出来。
云爵默默的看着她,拿起她的手。手掌心有着明显的掐痕。
“封韵,在我面前你一定要装坚强吗?”云爵有些生气
封韵着嘴唇不说话。
“你真是……”封韵让云爵很无奈:“这些都过去了,我想封姨也不想看到这样的你。”
云爵安慰着封韵,语气很缓慢。
封韵的眼泪在一瞬间滑落,扭过头去用手擦干,然后,眼泪接着掉下来。
云爵看着封韵无声的哭泣而且越哭越厉害,看着有这样软弱一面云爵的心中不好受,他所看到的封韵都是坚强的乐观的。
最后,云爵抱着封韵。让她在自己的怀中哭泣着。
不知过了多久,封韵哭累了,窝在云爵的怀中睡着了。
云爵看着自己怀中的封韵,微微红肿的眼睛,如同小猫一样。云爵低下头,在封韵的头上落下一吻说道“晚安,我的小公主。”
清醒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从美梦中清醒更是特别痛苦的。因为梦中没有伤痛,没有悲哀。
对于一个哭了一晚上的封韵来说,清醒她是不乐意的,但一想到永恒最近的那些破事。她又不得不起床。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远在异地办公真的很麻烦。”封韵打给奥莱时所说的话“你说我要不要回来,这样我就可以打着公爵的旗号作威作福了”
“作威作福不大可能,但一路顺风是可能的。”奥莱这样回复着她“怎么,要回来了”
“怎么可能,我才不会回来”封韵“至少在十九岁前。”
“我觉得你到了十九岁都不会回来的,薇薇安。因为你的那个他会在那里”奥莱
“奥莱,这是两码事。而且他不会在这里呆太久的”封韵
“嗯,你这是变向说明他在那里你就会在那,他如果回英国了,准备定居英国了。你就会在英国了”奥莱的语气中带着暧昧的话语。
封韵沉默着。
奥莱发现对方沉默着,然后说道“薇薇安,如果喜欢他就向他表明自己的心意,不然到后来他被人抢走了可有你后悔的。”
“放心,这种事不会发生的”封韵的语气中带着自信,仿佛志在必得。但她没想到几个月后她就差点和云爵分离了。
“好吧,但微微安,有件事我必须和你说”奥莱现在的语气不像刚刚那样充满八卦的气氛,倒是有无奈。
“我的郡主小姐,你好久回来啊。你家的公爵大人一没事就把我父亲拉到酒吧陪他喝酒。我每次都要去接那两个醉鬼。”奥莱哭诉着,句句带着他的不满很心酸。
封韵听到后先皱了皱眉然后笑着说道“我今天下午就离开日本”
挂掉电话,封韵把玩着手中的手机。看似如同平时的微笑那样但这微笑中暗藏着深深的寒意。
“咚咚咚”房门被敲响。
“请进”
房门被打开了,进来的是云爵。云爵手上拿着一个文件夹。
封韵看着云爵手中的文件夹说道“又是要准备撤资”虽然是疑问的语句但语气中带着肯定。
“你准备怎么做”云爵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封韵起身活动着脖子,伸了伸腰。
“如果这样做了可是在砸招牌”云爵笑着,这样的封韵才是他所认同的那个封韵而不是昨晚他所心疼的想保护的封韵。
“那就砸啊,到时补上就行了”封韵自信的说道。
“韵,你刚刚真像公爵”云爵
“那是,我可是KING的孩子啊”封韵
云爵不语这是笑了笑就去办事去了。
封韵和云爵一起分工合作一直忙到下午,才结束完一切工作。在机场的贵宾室里等候飞机的到来。
学校里
“韵是怎么回事啊?今天没来学校啊~”爱子说道
“谁知道?大概是有工作了吧~”研玺说道
“也可能是单纯地翘课哦~”枫说道
“你给我闭嘴!”爱子头冒青筋地说道
“嘛,应该没事吧~韵的话。”美雪说道
“是啊~她的话一定没问题的……”爱子微笑着说道便望向窗外的天空
这时天空上有一道飞机运行留下的轨迹……
封韵跟着云爵上了飞机 ,封韵的眼神一直没有变,看什么都是那样温和,气场也让人感到舒服。
“韵,”云爵看了看明显缺乏睡眠的封韵:“你该好好休息。”
“我知道,所以我准备在飞机上睡”封韵勾起唇角:“你说,有多少人会很失望的没看到我的笑话。”
落到英国的国土之上时,封韵很庆幸伦敦的天气,晴天,没有下雨。这样航班就没有被耽搁。
封韵走出航站楼,四处看了下,却没有发现公爵的身影,不过却看到了管家大叔的。
“你说,我等下看到亚瑟是生气呢还是该哭泣呢”封韵看着身边的云爵说道。
“你应该冷静,韵”云爵
“冷静,或许吧”封韵看着迎面而来的管家说道。
云爵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注视着封韵
封韵和云爵一起回到了海姆薇恩家。
封韵看着车窗外熟悉的景色,心里十分不好受。
封韵听奥莱说亚瑟这一周一直在喝酒。
封韵的心被揪起来了,她怕看到公爵时会忍不骂他,会再次的哭出来。
云爵也明显感到封韵的不对劲,于是一把握住封韵的手。
封韵感到有人握住她,顺着视线望去,是云爵握住自己的手。抬头看着他,他也看着封韵。两眼对视了几分钟,倒是云爵居然红着别开脸。封韵愣了一下,然后笑出声来。
坐在驾驶室开车的管家抬头看着后视镜的封韵,笑了笑。这样的郡主他是有多久没见了。看了眼云爵,他只希望云爵能好好的对待郡主,能让郡主开心。
回到家中的封韵就去了亚瑟的房间。
一开门,公爵扭头看着日落,听到封韵的脚步声才用目光欢迎自己的女儿。
封韵觉得公爵的脸色有点苍白,是那种病态的白。封韵有点心慌了。公爵理了一下有点乱的头发,看着背脊挺直的女儿笑了一下。
“韵,”公爵拍了拍自己身边的让封韵坐过来:“小道消息说你将近24小时没合眼了。看不出我家小公主,还有成为超人的潜质,嗯?”
封韵淡定地拿起一杯茶,低垂的眼眸,让公爵无法确定女儿的眼神。
“亚瑟,我觉得我在走的时候应该让大哥二哥跟我一路。而不是只有我一人回来。”封韵。
公爵愣了一会儿,发觉封韵的口气生硬,也不肯转过来看他一眼。于是公爵只好放软了语气,伸手欲图摸封韵的头发,却被不动声色地躲了开
“韵,我……”公爵有点尴尬,摸了摸鼻尖:“我错了,嗯?好久没睡了再生气对身体不好,郡主殿下别计较这些,吃点东西去睡一会儿再来审判我怎样?”
封韵没有回答,放下茶杯。贝齿死死咬着嘴唇。
“韵”公爵将封韵搂在怀里:“我错了。”
封韵沉默着,然后回抱着公爵“亚瑟,我怕你也会离开我。”
“嗯,我知道”公爵抵着封韵的头顶。“我不会了的。为了你们。”
“也为了。你自己,亚瑟”封韵
“当然。”公爵。
封韵在英国呆了有一周多时间后就准备回去。
机场里,公爵依依不舍的看着封韵说道“真的不多待几天。”
“不了,我有很多事要做。”封韵说着抱住公爵“好好照顾自己,今年年底我就会回来”
公爵回抱着封韵回答道“在那边好好照顾自己,是在想家了就回了吧”
“嗯,我走了”封韵松开公爵迈向登机口。
太阳耀眼地在空中闪耀着打下的光在树上影子拉长着……

评论

热度(3)